图书首页 | 专题 | 连载 | 新闻 | 书评书摘 | 访谈 | E-book | 书城 | 组合查询
热点推荐

村上春树 余秋雨 多丽丝·莱辛 黎东方 奥尔罕·帕慕克 丹·布朗 钱文忠 米兰·昆德拉 郭敬明

您的位置:易文首页>>图书频道>>评介

骨子里的右派国家

2014-6-20 13:26:54 来源:经济观察报 作者:刘波


    对于欧洲的知识分子来说,美国一直是一块泛着奇异色彩的土地——它脱胎于欧洲文明,却似乎独自开辟了一条迥异于欧洲的崭新道路。1831年,托克维尔借法国政府公务派遣之机,与友人在美国全面考察,写下《论美国的民主》,剖析美国民主制度的活力来源与未来,成为传世之作。而今天,《经济学人》的两位编辑,英国人约翰·米克尔思韦特与阿德里安·伍尔德里奇,或许是托克维尔的当代继承者:他们也在美国做了一番细致的走访探查,目的则是深入理解美国在当今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一个特征——它为何是一个根深蒂固的“右派国家”。本书也许不会成为一本托克维尔式的开山之作,但也是深刻而富有洞见的,它展示了新世纪里美国保守主义的全面图景,以及它将如何影响整个世界。

    美国在它那并不漫长的历史上,一直是西方世界里的异类。早在19世纪,欧洲的观察者就惊奇地发现,这里对欧洲风起云涌的各种派别的社会主义运动几乎彻底免疫。恩格斯曾经以忿怒的口吻写道:“美国是纯粹的资产阶级国家,甚至没有封建主义的过去,并且以自己纯粹的资产阶级制度而自豪。”原因也许是北美的自然条件过于优渥,有大片的待开发土地,留给所有人广阔的发展空间,不至于出现欧洲式的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。就像德国人桑巴特说的:“烤牛肉与苹果派当前,社会主义乌托邦烟消云散。”到了20世纪初,虽然左翼运动最终在美国诞生了,但也是以个人主义面目出现的,反对国家角色的扩大,他们更关心机会的平均分享,而不是建立社会主义社会。

    直到今天,就全球范围而言,在大多数论争中,美国都处在偏保守的一侧。美国人更能容忍贫富差距的存在,对政府规模与开支的扩大的警惕性更高。在奥巴马改革之前,美国是发达国家中唯一没有政府支持的全民医保的国家。美国还是唯一不向所有家庭提供儿童抚养资助的国家,也是经合组织(OECD)成员国中唯一没有妇女带薪产假的国家。和废除死刑的欧洲不同,美国人支持死刑等严厉的刑罚。美国在对外政策中更倾向于使用武力,对多边主义更不感冒,对加入国际公约的戒心更大。美国公民的宗教化程度高于欧洲,是唯一一个半数家庭做饭前祷告的国家。而所有这些现象都可以归到一个共同的源头——美国的保守主义之根。


    从世界历史来看,保守主义虽然看起来比自由主义古老,但作为一种建制性的、有自我认知的“主义”,却是在自由主义勃兴之后,才作为其对应物与对冲力量而崛起的。美国亦然。美国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涌现的保守主义大潮,是对“罗斯福新政”以及二战后近30年里以民权运动等为代表的进步主义的反叛,而且它很快就压倒了自由主义,迫使其处于守势。

    在赫伯特·胡佛的年代,虽然政府奉行自由放任主义的经济政策,但政治家等精英分子都以“自由派”自称,对“保守派”这个当时带有贬义的词汇避之唯恐不及。“大萧条”之后在富兰克林·罗斯福的主政下,自由主义意识形态更是步入繁盛时期,到了二战之后,仍然在很长时间里余威不息。1953年上台的艾森豪威尔虽然是共和党人,却是一位继承“罗斯福新政”诸政策的总统,支持各种平权政策,并为自己超越了意识形态争论而自豪。当时处于萌芽状态的保守主义运动,被视为持异端邪说的一小撮边缘人。后来的另一位共和党总统尼克松在大部分方面也是一个艾森豪威尔。“布什王朝”的开创者,小布什的爷爷普雷斯科特·布什,当时也自称是“温和进步”人士。直到上世纪60年代末,美国主流政治阶层还将欧洲福利国家模式视为模本,试图控制枪支,允许堕胎,取消死刑,用各种平权措施来消除对少数族裔的歧视。

    但是,右派反攻的风暴随着1964年大选中巴里·戈德华特挑战民主党人约翰逊而吹响了号角。这位反对“罗斯福新政”遗产的“保守派先生”虽然不出意料地失败了,却成为保守主义运动先驱,为后来人提供灵感和激励。在学术阵线上,被重新发现的哈耶克与“芝加哥学派”的明星经济学家米尔顿·弗里德曼,充实了保守主义运动所可吸取的思想资源。从此保守派在自由派面前不再显得像是无知又固步自封的守旧者,而似乎是掌握了更新潮的经济学思维的人。与此同时,“滞胀”等经济困境的出现则使自由派推崇的凯恩斯主义声望大减,新自由主义成为主流学说。

下一页

http://www.ewen.cc

     我要发言   



|公司简介|广告服务|联系方式|

中华人民共和国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
新出网证(沪)字001号

沪ICP证020698

版权所有: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  
2001--2008  ver 3.00


欧美黑丝熟女图